雨中的雨珀

你好,这边雨珀,一个文画手,画风长期草稿风,上色渣。现在主坑undertale凹凸世界和第五人格,cp sans x frisk 瑞金和杰園佣,别给我安利r+r,那是我雷的cp。欢迎扩列

中秋节快乐!
开个儿童车happy一下
默认绿蓝

“来,接一下电话。”

画完車后来点纯糖
为了证明我还是很纯洁的(笑)

绿蓝摸鱼
有轻微的车暗示,请自动避雷

这套漫画一出现時我就入了坑,看了动漫之后更是开心到升空了。但很久没有產粮了,给篇肉肉当绿蓝圈的见面礼(笑)连结评论走起!

「圣女」

柠凯小日常,最后有一张安利杰摸魚

【凹凸世界/双金/瑞金】光與影1

*双金双子设定
*cp双金,瑞金向
*迷上刀子的产物
*祝愉

金和黑金是一对性格完全不同的双子。

哥哥黑金是一个比较偏激的孩子,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和一双如鲜血般艳丽的红色眼瞳,脸上总是挂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他总是认为拥有力量就能解决问题,而他也拥有这样的实力,如果他愿意的话,想杀掉几个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弟弟金是个名符其实的小天使,有一头耀眼的金髪和如天空般蔚蓝的双瞳,脸上永远露出一抹如太阳一样温暖人心的笑容。他就像小孩一样天真无邪,天使一样纯洁无瑕,看着他的笑容能让人不可思议的也跟着笑起来,他是世上最后的一片净土。

『那家伙是个笨蛋。』
黑金总是这样形容金。
『总是勇往直前,不懂得保护自己,只会一味的追求目标,还深信着什么友谊,真是搞不懂他。』

『黑金很厉害的!』
金却是这样形容黑金。
『他很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所有人,而且他人很好!但他强大过头啦,也没多少朋友,要是能信一下别人就好了。』

金兴奋的扑向黑金,后者嫌弃的啧了一声,但还是张开双手接着了他,任由他把脸埋进怀中不断蹭来蹭去。

“惯例的蹭来蹭去也完了吧!快来吃饭!”

“好!!”

秋叹了一口气,看向急忙乖乖坐在椅子上然后飞快的拿起勺子大口大口吃着饭吃的金,和慢斯条理的走向饭桌前拉开椅子再一屁股坐下再慢慢拿起勺子吃起饭的黑金。

“好吃!!姐姐果然再棒了!”

“别吵了,又不是没饭吃。”

“唉哟黑金,对弟弟温柔一点嘛。”

“就是就是!”

金鼓起塞了大量饭菜而变得圆滚滚的脸向黑金诉说着,黑金安静的伸手捂着了金的嘴巴,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敢不敢安静的吃顿饭?”

“咕噜。”

金安静的把嘴里的饭菜吞下。

“噗。”

秋捂着嘴巴偷笑了一声,这一笑使两个小子都向她投以奇异的眼神,秋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然后带着严肃的眼神看向他们。

“好了,今天我就不陪你们两个一起去挖矿了,你们也长大了,该是时候出去自己独立一下,黑金的话我当然很放心,但金就⋯⋯”

“姐姐你什么意思!我可是很强的!对吧?!黑金?”

金马上站起来大声喊道,接着转头看向黑金,然而对方并没有如他所期望的开口附和他,而是把笑脸收起来,整个人安静下来。刚巧黑金背后的小窗外透出的阳光被黑金挡住,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一道阴影,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放心吧,姐姐。”

黑金把手搭在金的肩上,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会保护他的。绝对。”

一阵尴尬的沉默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回荡。

然后,一声笑声打破了这个沉默。

“哈哈⋯⋯我也猜到了你会这样说了。”

秋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慢慢走向黑金弯下腰,碧蓝色的眼瞳直视着对方。

“那金,就拜托你了。”

“那是当然。”

黑金轻笑一声,双臂环抱着金,自豪的向秋扬眉,从刚刚开始就搞不清状况的金现在才惊醒过来,开心不满的叫喊起来。

“喂喂喂!你们当我不存在的吗?!我哪里需要黑金保护啊,我可是相当,记住哦是相当相当之强的!魔谷里的怪物啊一看到我就转身跑了!”

“哦?看来某人不记得上次是谁被只低级魔兽吓得一口气爬上树,等我和黑金赶来打跑了魔兽还赖在树上不肯下来,到了深夜才肯下来的是谁?”

“哇啊姐姐你不要再说了啊———”
金的脸瞬间变得像苹果一样通红,黑金在一旁捂着肚子大笑起来,金羞得用小猫般的小奶拳一拳一拳的打向黑金的胸膛,秋笑𣉢着眼看着这场闹剧。

呀,有两个弟弟真好。

“好啦,那你们也出门吧,路上小心哦。”

““是————””

两个小男孩背着篮子嬉笑着出了门,匆忙的向秋挥了挥手就向矿山的方向奔去,秋靠在门边无奈的向他们也挥挥手,待两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候,秋轻笑一声返回室内。

他们应该会平安归来吧,她想。

-----------------------------------------------------------

“哇黑金你看!这是什么东西啊!”

“款!黑金!你看!这是什么!”

“哇你看你看!这个好可爱!可以带回去吗!”

从踏入山谷开始金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叫喊着,时不时就看看周围的所有景色,偶尔停下来看看树下颜色奇异的的蘑菇,碰上可爱软萌的小动物就扑上去,一路上都没什么安静的时候。

“黑金⋯⋯”

“够了,闭嘴。”

一直忍耐着快到极限的黑金把手往后一伸一把捂住金的嘴巴,脸上的青筋早已暴起,他叹了一口气一把掀住金的领子把金扯过来。两人的脸相隔不够4cm,在那一片阴影中金能清楚看到黑金血红色的眼睛,那一股由黑金发出具有压迫感的气场让金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

“现在不是去玩的,不要再给我说带什么回去什么的,你最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听到没?”

一话完结,黑金放开了金,头也没转的向前迈进,金还没回复过来的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看向黑金的背影不满的啧了一声小声抱怨道。

“⋯⋯什么嘛⋯⋯真凶⋯⋯”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

无论那个声音多小声也好,黑金还是确确实实的听到了。保护一个人的责任比想像中的还要沉重,特别对方是个笨蛋,还是你最重要的人。

唉⋯⋯为什么我会摊上这种事啊⋯⋯

“快跟上,别又跑哪去。”

“哦⋯⋯”

经过了那场小风波之后,金显得特别安定,再也没有说什么不切实际的话,只是面无表情的安静的采矿,倒也让黑金轻松不少,但没有傻笑的金还是让人有点不习惯,黑金偷偷的瞄了一眼金,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没有在闪耀着。

难道是刚才太凶了?

黑金开始变得自责不已,他花了十秒考虑一下,然后走到金身边拍拍他的肩。

“款,金,刚刚我太凶了,对不起嘛。”

“哼。”

金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理会黑金。

果然在闹脾气。

黑金轻笑了一声,轻柔的张开双手拥抱着金。

“别碰我,刚才明明那么凶。”

金尝试伸手推开蹭过来的黑金,黑金近视更加变本加厉的把脸贴近金的脸,伸手揉揉金柔软的金发。

“抱歉啊⋯⋯小金儿⋯⋯原谅我嘛⋯⋯”

黑金十分了解金,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忍下马威使劲的道歉,然后再拥抱金,金就会低下头思考,然后提出一个要求,完成那个要求他就会原谅你。虽然金看上来很任性,但其实他也有一定的自制能力,不会提出太过分的要求,这点让黑金十分放心。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看,猜中了。

“好好好,你说便是。”

“让我带一样东西回去。”

黑金沉思了一下,如果带东西回去的话,金最大可能是会捡看起来很漂亮的植物或者闪亮亮的漂亮矿石回去,倒也不会造成什么大问题。

“好,成交。”

“好耶———不过啊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凶,在凶的话我是会生气的,我告诉你我生气的话可是很恐怖的哦,你给我看好了!”

金一秒回复话䜎属性,开始喋喋不休的埋怨着,黑金只是安静在一旁附和着,他松了一口气,果然他还是太了解金了,他感叹着。

“款?那是什么?”

“嗯?”

金突然大声疾呼道指向天空,黑金顺势看过去,发现一道流星突然在空中刮过,然后在山谷的北边传来了大声的撞击声,山谷里的鸟儿往天上飞走,地上彷佛抖颤了一下。

“好像有什么掉下来的样子,我们去看看吧!”

“等等!金!”

未等黑金说完,金已经朝北边跑去,金的反应速度比想像中的还要快很多,黑金只能快速的跟上去,否则就会跟丢了。

一路穿过茂密的森林黑金都在保持着战斗状态关注周围的状况,他可不想突然间有一只魔兽会跳出来,他最害怕金会受伤。

金的脚步终于停下,他站在原地惊讶的张开嘴巴看向眼前的景象,从后追赶而来黑金疑惑看向前方,他睁大眼睛,明白到金为什么有这么一个反应。

那是一只破烂得快变成废铁一样的宇宙穿梭机,破坏的部份冒出浓烟,船前的玻璃罩早已破碎,从这边可以清楚地看见里边的机器已经因撞击导致变形,一条一条机械管冒着电光不断的闪耀着。

金很快就从惊讶中回复正常,他快步向前观察穿梭机,然后大声呼唤黑金,黑金马上上前观看。

一只手从穿梭机里头伸出,金马上捉紧那只手,黑金当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把破碎的铁片扔到一旁,到了最后一片铁片被搬走后,两人都不可置信。

那是一位看起来和他们年龄相近的男孩,他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身体各处都受了伤,有的伤口还在渗出鲜血,但男孩没有因疼痛而大声喊着,那双木槿紫色的眼瞳只是安静的注视着金。


感觉就像一副漂亮的过份的木偶一样。

“哇哦⋯⋯”

金感叹了一声,伸手拭去男孩脸上的鲜血,男孩依旧只是直直的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黑金看着穿梭机里头,有些看不懂的文字在机器上闪耀着,再看看这个男孩和破碎的机体。

按这个状况来看,别的星球的逃亡者?

那真是大问题了,黑金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对男孩抱有极大好奇正不断的问他问题的金。

最好还是不要理会好了。

“黑金,我们可以带他回去吗?”

“?!”

黑金不可置信的看向金,金抬头,那双比天空更美的蓝色眼睛水灵灵的,甚至能从中看到耀眼的星河。

“他一定是遇上大麻烦了,我们不能抛下他一个,我们带他回家吧!”

“等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金。”

黑金揉揉发痛的太阳穴,继续分析下去。

“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他可能是别的星球追捕的人,带他回去我们肯定才是遇上大麻烦的那方好吗?”

“可是,他受伤了款。”

“金⋯⋯”

“黑金,你忘了刚才答应我什么了吗?”

什么?

“你说让我捡一样东西回去的。”

所以?

“我就要捡他回去!”

⋯⋯
⋯⋯等一下。
等等等等等等。
所以你是认真的要捡他回去吗?!

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立了个flag的黑金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哦。”

也不带这么一个操作吧?!

当黑金处于当机模式时,金已经把男孩从废铁中扶出,把男孩的手臂扛在肩上笨掘的站起来。

“好啦,我们回去吧!”

黑金看着金走远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快步跟上。

不,肯定没问题的,秋姐可比这小子成熟多了,她一定明白这个状况是多严重,她肯定不会允许的,相信秋姐就可以了。

“好呀,我们收留他吧。”

秋微笑着看向他们,金高兴的大声欢呼伸手抱紧秋,然后伸手扑着男孩用脸蹭蹭他。

黑金站在原地,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不该相信秋姐的,这两姐弟的脑袋真的没问题吗。

“秋,但是⋯⋯”

“但是什么?”

秋转头看向黑金,弯下腰揉揉他的头。

“那家伙来历不明,留下他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啊,我很强的。”

你强我知道,秋姐。但和这有什么关系。

“你就当作多了个家人不好吗?”

“不好。”

黑金向后瞄了𣈴在一旁缠着男孩的金,金在轻柔的帮男孩治疗。秋注意到黑金的视线,勾起嘴角轻笑了一声。

“唉哟,难不成你是在吃醋吗?”

“没有!怎么可能!”

黑金马上反驳道,秋轻笑着摇头叹息,走向金和男孩问道。

“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

男孩面无表情的看向秋,又看看身旁带着过于闪亮的眼神的金和黑着脸的黑金,然后轻声回答。

“格瑞。”

“哇哦!那不就是灰色的意思嘛!我是金色你是灰色!我们一定能成为最好朋友!”

黑金身旁散发着低气压气场,但金依旧没有发现到的一直蹭着格瑞。

你忘了这边还有个黑色吗,他已经快黑成一块煤了。

“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会问你,或许你也不想说,但,欢迎来到这个虽然很小,但是个温暖的家。”

“对啊!我很高兴有个新朋友的!我们一定要成为朋友哦!”

金高兴的连忙点头同意,握起格瑞的手摇动,秋无奈的笑了笑,看向一旁默默观看的黑金。

“你也来打个招呼吧,黑金。”

黑金的脸色早已比一块煤更黑,他直盯着格瑞没有说一句话,格瑞只是淡淡的看着他,就像座冰山一样,双方形成强烈的对比。

“格瑞,是吧。”

黑金走到格瑞面前,一副想杀人的样子,他又看了看旁边还搞不清气氛的金,然后狠狠的瞪着格瑞。

“看在金那个笨蛋这么喜欢你的份上,我不会多说一句,但你要记住,我不会信任像你这样来歴不明的人,也没打算和你搞好关系,你给我听好,知道了吗。”

“黑金你别这样啊,要对新朋友好一点嘛!怎么感觉你好像很讨厌他的样子。”

是的,你终于发现了,金。

秋注意到这似乎不利的情况,轻咳了一声打断了男孩们。
“好啦,那我们是时候吃晚饭了,格瑞也不用害羞,吃多点吧!”

“耶!晚饭!”

金活蹦乱跳的领着格瑞到饭桌坐下,积极的给他拿饭碗餐具,又给他夹菜𠄘饭,就像照顾一个珍贵的宾客一样,完全无视了另外两人。

“你个臭小子,平时又不见你对姐姐哥哥这么好?”

秋用手轻轻敲打着金的脑袋,黑金依旧黑着脸不爽的鼓着腮子以杀人的气势一口一口咬着嘴里的饭。

我这个当哥的,面子全没了。

“啊黑金!你喜欢吃这个对吧!给你给你!”

幸好我们的小天使金还没绝情到那个地步,他用筷子灵活的夹起一块肉放在黑金的碗里,黑金啧了一声嫌弃的把那块肉夹起放在嘴巴吃掉,但旁人都能很明显的看出来他心情好了很多,很多。

真像个小孩子,倒不如说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秋把一切都放在眼里,然后摇摇头苦笑着安静的把饭吃完。

这臭小子还没给我𠄘过饭呢。

于是格瑞就在两人的杀气下完成这顿晚餐。

但在晚餐完结了后情况并没有好转。

金十分积极的向格瑞提议他可以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黑金马上大声反对,格瑞泠静的表示自己可以到屋外的郊区度过睌上,金摇头否决格瑞的想法。

事情的最后,是黑金把自己的床位让给格瑞,自己扯着被子躺在地上打地铺,金才愿意放弃和格瑞一起睡,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而格瑞安静躺在黑金床上,时不时瞄了瞄在地上安静的可怕的黑金,等到金完全睡着打着呼噜的时候,黑金才站起来走到金床前俯身亲吻金的额头。

“⋯⋯抱歉。”

格瑞安静的说了一声,黑金依旧是保持沉默,然后帮金盖上被踢掉的被子。

“⋯⋯他高兴就好。”

黑金轻声说道,然后盖上被子侧着身子躺在地上,没再说一句。格瑞也没打破这个僵局,他叹了一口气,也闭上眼睛慢慢进入梦乡。

红色,红色的鲜血淋漓尽致,一朵朵血花在他眼前绽放,哀嚎声不绝于耳,女人尖叫着抱紧他,然后下一瞬间他被推入冰冷的机体内。

『再见。』

女人临走前向他微笑道,之后的是快化为实体钻入脑子般的机体启动的声音,他大力拍打着冰冷的玻璃,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女人越来越远,只剩下一个人的哭喊声,他哭着,看着血红的星球变得越来越小,最终离开视线。

『再见。』

格瑞是被摇醒的。

映入眼帘的是金蔚蓝的双瞳。

那双好看的双曈冒着水气,水汪汪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就像天使在为他哭泣的样子。

“格瑞,你怎么了啊⋯⋯?”

金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呼唤他,格瑞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伸手抚摸金的脸颊,然后猛然坐起紧紧的抱住金,在金的肩膀上小声啜泣着,金听到后也再忍不住,大声哭起来,两个男孩就这样抱着对方哭起来。

一个身影站在门前,看着这副景象。

“⋯⋯”

黑金手拿着装满了水的杯子,他可以现在就去进房里,把金从格瑞身上拉开,把水给格瑞喝,然后继续睡觉。

但他不能。

他知道自己现在没法插入其中,他连踏入房内的勇气也没有。

他只是沉默的,站在房前,听着两个男孩的哭声。

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什么改变了。

他再次看了看金和格瑞,然后咕噜一声把杯子里的水全喝光,然后转身离开。

两位男孩都在哭喊中抱紧对方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先起来的是格瑞,他看着金因他哭了整晚而变得红肿的眼睛,伸出手轻抚着金柔软的头发。

“咚。”

黑金大力的敲一下门,抱着双手靠在门边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醒来了?”

“嗯。”

“那就出来。”

格瑞轻柔的把金抱紧自己的双手解开,把被子盖在金身上,然后下床走向黑金。

“让他继续睡就可以了,秋姐一早就出了门口,现在这屋子里只有我,金和你。”

黑金看了眼熟睡的金安静的关上门,走向仓库把工具丢给格瑞,打开大门走出屋内,正当格瑞不明所以的时候他才不耐烦的指向一个方向向格瑞解释道。

“附近有间荒废的屋子,打理一下就能住人了。”

“⋯⋯谢谢你。”

格瑞点点头向黑金道谢,黑金没有回应,而是把格瑞丢在原地加快步伐走回屋子后重重的关上门,摊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

反正我只想你离他远点。

黑金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嗯⋯⋯黑金?”

“醒来了?”

过了一阵子金睡眠惺忪的打开房门出了客厅,黑金把早就装满水的杯子递给他,好笑的伸手揉揉金睡得都变得乱糟糟的金发。

“格瑞呢?”

“不知道。”

“唉?”

黑金露出大大的笑容,看着整个人都变得呆呆的金。

“⋯⋯他出去了?我去找他!”

“不用找他啦,你先梳洗一下,一会儿带你去山谷玩!”

“可是⋯⋯格瑞是我的朋友呀。”

黑金感觉到额头上的青筋开始暴起。

“⋯⋯一会儿带你去找他。”

一听到回应的金马上笑了笑,这才肯乖乖的去梳洗,黑金强忍着怒气依旧向他温柔的笑着。等到金关上洗手间的门,那抹笑容以极快的速度从脸上卸下。

可恶。

黑金大力的拍在桌子上。

那家伙是朋友吗。

黑金捏捏自己的脸,尝试让自己泠静下来。
….冷静不下来!朋友比亲哥重要吗?啊?
不知不觉间,明明只有短短两天,他们的身边多出了一个人,而且是重要的“朋友”。

明明根本就不需要这种奢侈的东西。

“黑金!我搞定了,我们去找格瑞吧!”

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跷起的金发已经用梳子梳过,脸上的口水渍已经擦去,看上去就是一个充满阳光气息的小男孩。黑金无奈的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把那抹大大的笑容重新挂回脸上。

至少面对金,他要无时无刻都保持着笑容。

“就那么想见到他?”

“想呀!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黑金苦笑着,伸手揉揉金柔软的金发,心里满是无奈。

这样的话,他也没办法了。

当黑金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伸手打开门,笑容再次瞬间僵住。

“哇!格瑞!”

金像是一枝箭一样冲出门扑向站在门前的人,格瑞腾出空出的一只手挡住金扑上来的脸,金又蹭又抱的想靠近格瑞,而黑金还是保持着那个开门的姿势,僵着笑容看着他们。

“呀⋯⋯格瑞,我记得⋯⋯你要去收拾新家来着?”

“嗯,地方很够,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一间荒废了长达十年以上的屋子,光是拔草也要一天了对吧?

已经收拾完毕了?

嗯???

这家伙一定开了外挂吧?!

黑金强忍着内心多达三万字以上的吐糟内心戏,用僵硬得可怕的笑容对着格瑞笑着。

“那!我们一起去玩吧!”

金高兴的摇动着格瑞的手臂,用闪亮亮的眼神,就像金毛犬一样看着格瑞。

“不行。”

意外的,格瑞拒绝了这个要求,他抽出自己的手臂,眼瞳黯淡无光。连黑金也意料不到,竟然有人能对金的闪亮亮眼神攻击免疫。

“唉⋯⋯为什么?”

“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格瑞秀出另一只手上握着的一把巨大的柴刀,大概是从废屋那边翻出来的,有点粗糙,但看得出格瑞有用石头磨过。

“这附近,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吗?”

“哟,就在你掉下来的山谷那边,危险的魔兽到处都是,你慢慢打。”

黑金伸手指向山谷的方向,笑着看向格瑞。

“不过⋯⋯死掉了,可别怪我。”

格瑞低下了头,让人看不到人的表情,片刻过后再次抬头,黯然的眼瞳多了一份决心。

“嗯。”

“格瑞,你真的要去那边吗?”

那边的山谷若非要采矿的话,平日也不会随意靠近那区,金深深明白那座山谷的危险性,他担心的看向格瑞,格瑞直直的看着金的眼睛,点了点头。

“那样的话,我跟⋯⋯”

““不行。””

黑金和格瑞同一时间喊出声,黑金快步走到金的面前,轻轻的敲敲人的脑袋。

“你个白痴,你自己也很弱,你去那边就只会像掉入蚁窝的小熊软糖一样,你怎么可以去。”

“我明明不弱———”

“他说的没错。”

格瑞附和着,看着金瘦弱的身子,他再次开口强调道。

“你不要跟着我。”

“诶⋯⋯怎么连格瑞你也⋯⋯”

“你瞧,连格瑞也不同意,反正今天也不需要挖矿,一会儿我陪你玩。”

“但⋯⋯格瑞⋯⋯你为什么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呀⋯⋯”

话毕,黑金亦静了下来,转头看向格瑞,他也想知道答案。

正常人不会没事就往危险的地方钻,还用这种冷淡的态度面对自己的生命,而格瑞,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格瑞沉默着,他的眼睛一片混沌,让人看不出那深藏其中的感情。

一阵风吹来,在那之中,看到的是格瑞犹如狼般的尖锐的眼神。

“⋯⋯为了复仇。”

黑金没有说话,他看向金,金安静的有点诡异,他低下头像是在沉思着,张开嘴巴欲言又止,然后闭上眼睛,抬起头对着格瑞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样的话!我和你一起变强,我会帮你复仇!你要陪我玩哦!”

一瞬间的沉默,两人都睁大了眼睛。

这话应该从人畜无害的小天使口中说出来的吗?!

“我也是很很强的哦,所以不用怕我会拖你后脚什么的!”

“⋯⋯”

“所以,让我跟着你吧!格瑞!”

“⋯⋯随便你。”

“呀!等等我嘛!”

格瑞扛着柴刀快步往山谷的方向走去,金蹦蹦跳跳的在后面跟着。

看着两人的背影,黑金感觉头痛到快爆炸的样子。

他明白,金一但决定了什么,那是任谁也不能改变的。如今他能做的只有———

拼上生命保护他。

黑金叹了一口气,走上前跟着两人。

从那天起,山谷成了三人的长注地。一起结伴而行的斩杀各种魔兽,黑金和格瑞本身就是实力强大的人,斩杀魔兽是易如反掌的事,一开头金总是在森林迷路又被魔兽追赶,活像一个拖油瓶一样。但渐渐的,他学会运用自己速度上的优势,他总是成功把魔兽引诱到格瑞面前,然后再由格瑞给予最后一击。而黑金基本上都处于旁观的状态,当金真的有危险时才会出手。

看着他们每天一早就出门前往山谷,秋把门关上,然后坐在桌子前沉思,她看向远方艰辛的采矿的人们,握紧了拳头。

她下了一个决定。

—————————————————————

某位佣兵先生和圈丁的故事
第一次画佣园向的漫画呢,官方没有说过他们相遇过,可称为一对拉郞cp,所以脑补了一些他们的相遇,希望大家喜欢